EN [退出]
锁气器内部结构图>中国新闻

陕西慕尚装饰不专业质量差服务差,收费不办事,毁约还扣定金_陈兴杰:政府不需要出台塑化剂国家标准

2017-12-19 04:12

(专供搜狐财经稿件请勿转载)

政府的安全卫生标准所起的作用常常是恶化市场,有些时候安全标准高得离谱,官员越能显示自己真的在“负责任”,但那只会增加政府寻租,三聚氰胺事件是最典型的案例。由于政府标准的存在,市场细分和消费者识别失灵,第三方检测和媒体的监督也面临很大的压力。

11月份开始的白酒塑化剂事件,越“演”越精彩。12月12日茅台股票以4.7%的大涨回击塑化剂疑云。但是,更多的塑化剂检测则开始公开。13日的第三方机构送检白酒,11种酒类均检出塑化剂。很多人也许会认为这是中国白酒企业的集体堕落。

我的看法是,白酒塑化剂事件说起来是人体健康问题,可细节纠缠还是标准问题——也就是我们日常生活所面对的食品健康标准。

现在,民众对食品安全的标准要求越来越高,这是好事,但是不能否认:生活中的食品安全是相对的概念。没有绝对的安全,只有越来越高的标准。

很多人可能不服气,会举例说从前的食品没有农药化学残留,没有食品添加剂,饮料里不会添加塑化剂。这些当然是事实——但是在食品工业化之前,人们摄取的食品营养和清洁程度远不如今。自给自足式的食品生产,首先面临的是匮乏和营养不良,因为肮脏和细菌带来的危险,不逊于今天讨论的化学残留。以酿酒为例,传统酒坊的成分添加、制作工艺、储存手段、运输安全远非今日可比。在现今专业化的生产下,食品安全有大幅提升,这是不可否认的。

酒中含塑化剂固然是让人沮丧的事实——这只能说,民众对食品安全有新的认识,但没必要恐慌。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接触的塑化剂远不止于此。食品包装、装修材料、油漆纸张、衣服帆布、医药胶囊,这些都有塑化剂成份。可以这么说,除非拒绝现代生活方式,否则实在不应该谈“塑”色变。

正如我们日常生活中要面临的各种“潜在危险”,塑化剂是很常见的化学物质。而摄入量多少会对身体造成危害,这是个科学问题。本轮媒体报道酒鬼酒中含3种塑化剂成分,其中两项DEHP和DBP值得注意。关于它们的危害和人体受耐量,国内外的标准其实并不一致。

DEHP常被用作添加剂,一般认为有类雌激素效应,对动物试验显示有生殖损害。台湾地区对DEHP的人体耐受量(每天每公斤体重)规定是0.05毫克;世界卫生组织对DEHP的耐受量规定是0.025。中国对DEHP的人体耐受量没有明确规定,只是在2011年6月台湾塑化剂风波后,出台了一个食品塑化剂的残留标准,数值为1.5㎎/㎏。如果这项标准在白酒领域,60公斤体重的个人每天饮用白酒不超过1公斤,仍属健康。由于DEHP通常被用于食品添加,影响大。2011年6月令台湾人谈“塑”色变的说的就是DEHP。台湾大学食品科技研究所教授孙璐西称,DEHP的毒性是三聚氰胺的20倍。不过根据动物实验,DEHP的致死毒性仅为三聚氰胺的1/10,而非20倍。

关于DBP的危害性,则比DEHP更难确定。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(CSPC)对DBP的耐受量指标为0.2毫克。对于一个体重60公斤的人,每天摄入DBP不多于12毫克就不会导致危害。按本次受检的酒鬼酒DBP含量1.08㎎/㎏计算,只有每天喝11公斤才会达到安全上限——这个损害和酒精危害相比,简直是微乎其微。台湾地区对DBP的耐受指标则为0.01毫克,相差了整整20倍。

也就是说,各国对于塑化剂残量的标准并不统一,有时相差还很大,寄希望于政府标准来保障民众健康很不现实。政府的食品安全标准通常是唯一的,它无法指向不同人群、不同体质、不同经济水平、不同饮食习惯下的耐受量。官员的逻辑通常是免受责难,而非真正关心损害本身。尤其是本身以食品健康为己任的官僚衙门,或者在绿色主义思潮盛行的国家,他们通常把标准定得愈严苛越好,他们不会真正关心高标准下的企业成本和消费者损失,更不会关心这种高标准是否必要。有些时候安全标准高得离谱,他们越能显示自己真的在“负责任”。至于那些食品工业协会、酿酒协会,他们的标准通常宽泛一些,以保护自己集团的利益。

此次白酒企业几乎全部栽在塑化剂事件上,专业人士的意见多指向酿酒或窖藏工艺问题,而非黑心“勾兑”。到目前为止并无一例损害事件,只是凭动物试验和富有争议的剂量测定,就基本判定白酒行业“有原罪”,这不禁让人质疑是酒业败坏,还是安全标准本身就存在问题。当政府的“安全标准”成为是非准绳,那么谁来解决企业“达标”问题呢?企业被勒令要求整改,改进工艺,是否存在其它未知隐患呢?

12月13日,针对愈演愈烈的塑化剂事件,卫生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正式起草食品中塑化剂含量标准。我的看法是,政府的“食品安全标准”可以只是信息提示,不应太过当真,更不应以此作为判定企业罪过的准绳。或者说,这个标准并不需要。

有人或许要问:你要否定政府的食品安全和卫生标准吗,三鹿往牛奶里掺三聚氰胺也有理吗?

我的看法是:政府的安全卫生标准所起的作用常常是恶化市场,增加政府寻租,三聚氰胺事件是最典型的案例。政府对奶粉的蛋白质含量作了较严苛规定,致使低端奶粉市场受到排挤。有些蛋白含量不足走低价路线(营养虽然不足,但是未必有害)的企业,只得铤而走险在奶粉里掺假。三鹿这样受到政府庇护的重点企业也将变得肆无忌惮起来。由于政府标准的存在,市场细分和消费者识别失灵,第三方检测和媒体的监督也面临很大的压力。想一想,政府庇护下的三鹿奶粉,如果不是拥有多项技术荣誉和国家实验室认证,它还能在市场上畅通无阻直至闹出人命吗?

市场既包含自由选择,也蕴含竞争监督。街面的小吃、麻辣烫和臭豆腐,他们的卫生状况如果按政府标准的话,无疑是肮脏和致命的。消费者却不以为意,他们会在舒服畅快和安全健康之间做出选择,还会在各种食物甚至摊位之间做出投票。只有专横成性者才认为政府有权代替消费者进行识别和选择。至于更高级复杂的食品,则有医学卫生、食品检测机构、专业人士提供知识指导。市场从来不缺乏这种机制——酒鬼酒塑化剂危机爆发出来,股市上的食品安全检测仪器股票率先涨停。也就是说,当人们关心食品安全,市场上的相关服务就会获得重视涌现出来。各类科学组织和专业机构纷纷出来答疑释惑,澄清错误知识。

这就是市场的力量,永远比政府机构更专业灵活,似乎也更值得信任。

(作者系搜狐财经特约撰稿人)

独家声明:搜狐财经独家稿件,版权所有,请勿转载,违者必究。确需使用稿件或更多资料,请与我们联系获得授权,注明版权信息方可转载。联系我们可致电010-62726687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20171120.panqunlf.cn/content-jqck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2-19 04:12

柯南剧场版21中国上映  中秋节作文350字四年级  亚洲冠军杯积分  自贡大缺口  火箭vs马刺全场回放  钢铁侠2在线高清完整版  契诃夫变色龙选自  新东方在线好么  大卫科波菲尔  未必之恋漫画ova全集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陕西慕尚装饰不专业质量差服务差,收费不办事,毁约还扣定金_陈兴杰:政府不需要出台塑化剂国家标准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陕西慕尚设计骗我血汗钱忻州新警察故事2004版全集_教育部:进一步落实和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